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方圓枕頭上 郁郁乎文哉

www.dvqxoy.live2019-11-14 16:11:59來源: 廣州日報

金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枕

元代磁州窯枕

金代綠黃釉印花詩文扇形枕

白地褐彩花卉詩文束腰形枕

博物館尋珍錄

睡覺是人生大事。枕頭是睡眠之寶。不知道每個人的枕頭上都有什么裝飾。它們既是主人興趣愛好的體現,也是伴人入夢的藝術。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是中國收藏枕頭的大寶庫。當中很多枕頭上面刻有文字,有的是座右銘,有的是詩文;有的勵志,有的溫存。它們就像那些公園里竹子上的書寫一樣,是一個時期一些人快樂、自在生活的見證。

睡覺不忘恕道 修身沒有滿分

枕頭起源很早。《論語》《詩經》《孔雀東南飛》中都有相關記載,說明時間至少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有人說枕頭的使用習慣首先形成于古中國和古波斯,而后發展到中歐。如是,也是一種東西文化的交流物。

今天人們用的枕頭材質大多很柔軟,但也有些人喜歡夏天在枕頭外面套上一層塑料或者竹木制成的枕套,起降溫的作用。有些年輕人,用不慣這種硬東西,嫌硌。但古代,比這硬的枕頭多了,比如瓷枕、石枕、竹枕、玉枕、水晶枕、銅枕、木枕、藤枕……它們都是直接將原料加工成各種形狀。使用起來也分等級,比如“玉枕”就是皇帝的御用品,以金絲為面,上等軟玉鑲框。玉的硬度挺高,枕起來一定不會太舒服,更多是一種禮制的體現。從古代保留下來的圖像資料和實物中,我們也知道古代有軟枕頭,它們大多以絲織物為面料,內置精選棉花,呈方形,稱“帛枕”或“方枕”。這種枕頭就舒服多了。

有枕頭研究者指出,過去,大家閨秀在枕頭上繡之以鳳,待嫁時再繡鴛鴦,以楠木為框,稱之為“楠枕”;我國傳統的手工藝品布藝老虎臉枕頭具有驅邪納福的愿望,是吉祥的象征;東莞的“女兒香枕”,助眠驅邪……總之,枕頭的花樣很多。但作為日用品,消耗大,不太受重視,這些柔軟之物,不太容易保存下來。反而瓷枕保存下來不少。國內有幾家博物館有不錯的古代枕頭收藏,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是最著名且重要的之一。

南越王博物館中有一件金代河北磁州窯產的文字枕,長26厘米,寬21.9厘米,高12.6厘米。磁州窯瓷枕是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集大成者,其瓷枕的紋飾內容,包括有詩、詞、畫、賦、曲和警語、祝語等,是這一時期民間思想觀念、社會崇尚和生活習俗的有力保存者。這件金代磁州窯瓷枕在枕面上書“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八個字,見于《論語》,反映了典型的儒家道德思想,一直是中國人處世的指針。想來這件枕頭的主人,是個很懂得恕道的人。

用枕頭歌頌枕頭 它是唯一一件

南越王博物館藏枕中文字最多的,要算是一件刻有《枕賦》的元代磁州窯枕。《枕賦》挺長,266字,在這件長15.7厘米、寬42厘米、高14.4厘米的枕頭上顯得很滿。摘錄部分如下:“有枕于斯。制大庭之形,含太古之素。產相州之地,中陶人之度。分元之全,名混沌之故。潤瓊瑤之光渾,屏刺繡之文具……開北軒下陳蕃之榻,仆南薰簟春之竹。睡快詩人,涼透仙骨。游黑甜之鄉而神清,夢黃粱之境而興足。恍惚廣寒之宮,依稀冰雪之窟。凜然皂發之爽,翛然炎蒸之蕭。思圓木警孝之勤,樂仲尼曲肱之趣。庶不負大庭太故之物,又豈持不困于煩暑之酷而已也。”

這篇文章挺勵志,當中包含了好幾個有趣的、和枕頭有關的典故。比如“開北軒下陳蕃之榻”,陳蕃是指東漢名士陳蕃,陳蕃在京城洛陽犯言直諫得罪了權貴,從而被貶到豫章任太守。豫章住有一名名士——徐穉,字孺子,徐孺子“恭儉義讓,所居服其德”,有“南州高士”之譽。出于對陳蕃的敬重,徐孺子經常造訪太守府。陳蕃也專門為徐孺子做了一個床榻,平時掛在墻上。徐孺子來訪的時候,就把床榻放下來,兩個人惺惺相惜,秉燭夜談;徐孺子走了,就把榻懸于梁上。又如“思圓木警學之勤”,出自司馬光的名下。當年司馬光為了編纂《資治通鑒》,每天早起晚睡。他怕自己睡過了頭,就做了一個容易滾動的圓木枕頭。枕在上面,只要一翻身,枕頭就會滾掉,他就能驚醒,繼續工作。

這件瓷枕前后立面均為如意開光內繪折枝團花紋、外繪卷草紋飾;右端面如意開光內繪團花,并書“石官”二字,外繪卷草團花紋;左端面如意開光內繪蓮花,外繪卷草團花紋。瓷枕底面無釉露胎,正中有“張家造”窯戳一枚。該枕品相完好,書畫工整,是磁州窯瓷枕中難得的精品。特別有意思的是,《枕賦》為一篇贊美瓷枕之妙用的長篇賦文,這種“枕上說枕”的情況,在已發現磁州窯瓷枕文字裝飾中還是僅見的。

這件枕頭上題“漳濱逸人制”款識。有研究者言,從流傳下來的多件由他所制的瓷枕看,此人應是當時磁州窯枕的高手,在繪畫、書法方面造詣都不俗。

詩書畫于一枕

是生活也是歷史

館藏還有一件金代“綠黃釉印花詩文扇形枕”,也是磁州窯產,長34.5厘米,寬16.8厘米,高11.2厘米。這件金代磁州窯枕在側面有施黃釉的模制卷草紋,在枕面施有綠釉,并刻有詞一首。詞文如下:“簾卷夕陽曲檻明,東風桃李滿畫城,回首十年渾似夢,幾飄零。花落漸隨流水遠,鶯慵已許送春聲,惟有西山還似舊,笑天青。——寄攤破浣溪沙。”館里的專家說,這首詞寫得沉著老到,且不見著錄,可以為《全宋詞》增加內容。

另一件出自江西吉州窯的“白地褐彩花卉詩文束腰形枕”則將中國藝術中的詩、詞、畫結合在一起,充分體現了吉州窯窯工們對藝術表現手法的博采眾長。它為泥質黃白色胎,枕兩端繪花卉紋,枕面和枕底繪詩文,另外兩面一面繪瑞獅戲彩球紋并輔以野菊紋,一面繪海濤紋與花卉紋。在枕面和枕底上寫著東晉顧愷之的五言詩一首和北宋著名詞人柳永的詞兩首。金代的“三彩詩文六角形枕”在枕面長方形框內書寫一首五言絕句:“故國三千里,深宮二十年,一聲何滿子,雙淚落君前。”館里的專家說,這是唐代很有名的絕句,它的作者是元和、長慶年間的詩人張祜。他曾有“千首詩輕萬戶侯”的美譽。《何滿子》是唐代的一種曲名,因唐玄宗時一位名叫何滿子的歌人臨刑哀歌而得名。這首詩是寫唐代宮女生活的,宮女遠離故鄉,被幽禁于宮中達二十年之久,一面唱著哀婉的《何滿子》曲給皇帝取樂,一面想到自己悲慘的身世,不禁黯然淚下。宮女內心的凄楚,被描寫得淋漓盡致。

有學者指出,在瓷器上題寫詩句與民諺為飾,約開創于唐代長沙窯,自宋以降,至金元流行的瓷枕,更是把文字裝飾表現得淋漓盡致。瓷枕平整的枕面非常適合書寫繪畫,大量的書法藝術便被用于瓷枕裝飾,這些書于瓷枕上的詩詞曲賦、民謠俚語,有的極富文人情懷,有的市井氣息濃郁,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人們的思想、情趣、愛好和生活習俗,展現出了宋金時期“郁郁乎文哉”的社會風貌。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圖:卜松竹、西漢南越王博物館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排列五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