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到鄧世昌紀念館去沐英雄浩氣

www.dvqxoy.live2019-11-13 13:51:39來源: 廣州日報

鄧氏宗祠懸掛著“云臺功首,甲午名留”對聯。

鄧世昌接“致遠”艦油畫

鄧世昌像由廣州美院曹崇恩教授雕塑而成。

中華英光萬世雄浮雕(局部)

“云臺功首,甲午名留。”

這副對聯,頌揚的正是在1894年中日甲午海戰中英勇殉國的民族英雄鄧世昌。

如今,這副對聯,就懸掛在寶崗大道龍涎里鄧世昌紀念館里。

紀念館原為鄧氏宗祠,始建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鄧世昌壯烈犧牲以后,鄧氏族人于清光緒二十年(1894年)將原祠拆平擴建。1994年,在鄧世昌殉國100周年之際,這里被辟為鄧世昌紀念館,成為廣州市唯一經中宣部批準成立的名人紀念館。2008年12月,鄧氏宗祠又被列入廣東省文物保護單位。

秋高氣爽之日,到紀念館感受民族英雄氣概,細品嶺南建筑風格,又得見嶺南盆景精華,實在是一次難忘的精神洗禮。

全方位講述民族英雄的一生

寶崗大道,巷陌深處,安靜地坐落著近兩百年歷史的鄧氏宗祠。鄧氏宗祠占地面積3500平方米,庭園坐北朝南,碧墻灰瓦,為三路兩進三院的典雅格局。前院東西各有一門,門額分別鐫刻“燕翼”“貽謀”。

如今,前院東門設為紀念館的入口。門洞并不大,篆體刻就的“燕翼”兩字端莊肅穆,“鄧世昌紀念館”和“海珠博物館”兩塊牌子也并不張揚,卻自有一種吸引人的樸素美,以至于門口的兩個石獅子,同樣顯得威嚴而內斂,蹲伏的后背似乎積蓄著力量。

走進前院,可以看到圍墻上環形的“中華英光萬世雄浮雕”,這是2004年鄧世昌殉國110周年時修造的。作品以浮雕的形式,分為“鄧氏茶行,世昌之家;少懷壯志,報效國家;上海求學,初識國恥;福州船政,英姿煥發;艦隊揚威,聲振天下;黃海血戰,光耀華夏”六大部分,簡練而生動地刻畫了鄧世昌的一生。

前院的西門,則連通著合為一體的海珠博物館。瀏覽完,返回前院,面向門樓和正壁,便可看到“鄧氏宗祠”的刻石和“云臺功首,甲午名留”的對聯。工作人員介紹道,這副對聯是當年光緒皇帝聽聞鄧世昌殉于海戰后垂淚題寫而成。照壁上,鄧世昌的畫像和標志性的舵輪,與對聯互為注腳。

大院當中,左右廂房和正廳,又分為幾部分講述了鄧世昌的成長、戰斗歷程。西面廂房為青少年時期,入門處,矗立著一張比人還高的半3D大圖片,展現了龍涎里的舊貌——石板路悠遠綿長,嶺南院落櫛比鱗次排布,年代感、歷史感撲面而來。

由于當時攝影技術尚不發達,生活照和畫像少之又少,因此,紀念館主要用鉛筆連環畫的樣式和油畫形式來呈現鄧世昌人生歷程中一些重要的歷史節點和生活細節。譬如當時嶺南地區習武風氣濃烈,鄧世昌從小練成一身好功夫,鉛筆畫將這一片段展現得淋漓盡致。

西廂房入門處,則用巨幅的油畫展現了鄧世昌殉難兩周后,光緒皇帝派欽差大臣帶著10萬兩銀子前來撫恤,宗祠族人前往迎接的場景,也非常直觀。

當時,光緒帝還御賜了碑文和祭文,過了三年,又御賜鄧世昌母親金匾一方,上書“教子有方”,據說這幾個字是用三斤黃金制成的。如今,匾額雖然找不到了,但紀念館里陳列的復制品,還有當時的大臣高邕所寫的挽聯以及后來各地人民群眾為他樹碑立像的圖片,都展現了鄧世昌備受世人后人愛戴。

四幅接艦油畫體現英雄品格

正廳英光堂前,中央為鄧世昌坐像,后面矗立著黃海海戰的紅色砂礫巖浮雕,是最值得人們瞻仰的了。據工作人員介紹,這尊雕像,是廣州美術學院雕塑系的曹崇恩教授根據后人找到的鄧世昌唯一一張存世便服照創作的。雕像看起來平和而威嚴,目光中透露著堅定,充分展現了鄧世昌剛毅的內心。

這一展廳所呈現的,正是鄧世昌作為海軍勇將保家衛國的歷程。他曾鎮守臺灣,也曾平定叛亂,更因熟悉英語,于1880年和1887年兩次被派出洋接艦。第一次接艦有功,受賞賜戴花翎;第二次任“致遠”艦管帶,以營務處副將之銜負責行政管理工作。

墻上,四幅油畫作品,栩栩如生地刻畫了鄧世昌在接艦歸程中的故事,深刻反映了他的決斷能力和情懷品格。

第一幅描繪的是“帶病訓練”。鄧世昌在接艦回國途中勞累過度,引發傷寒,但仍然帶病指揮航行,帶領全艦官兵進行各種操練,提高了海軍的作戰技能。

第二幅為接艦遇火險。回國途中,“致遠”艦的煙筒突然冒火,火光沖天。鄧世昌準確地判斷事故原因,迅速排除險情,全艦官兵對他的技術、膽識與能力無不心悅誠服。

第三幅為“直布羅陀救華工”。當“致遠”艦在直布羅陀海峽停靠時,有幾名廣東籍勞工“寒無衣,食不飽”,懇請鄧世昌帶他們回國,鄧世昌冒著違抗命令之險,讓他們搭乘軍艦回國。

第四幅為“不忍下屬葬身魚腹”。“致遠”艦途經印度洋,一名水手病故。因軍艦離岸尚遠,按律應把尸體投海。艦上的水手都向鄧世昌苦苦哀求,鄧世昌也不忍下屬葬身魚腹,冒著違規的風險,令木匠備棺將其置于艦尾的空艙,留待軍艦靠岸后安葬。

這樣的一些畫面,與鄧世昌手書的七絕——“千古艱難唯一死,蟻螻雀鼠亦惜生。悟得視死當如歸,子胥豪氣世長存”互為映襯,更顯示出他的人格力量。

油畫的下面,展現的是北洋艦隊中航速最快的大型軍艦——“致遠”艦的模型,與最后一個展廳里陳列的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模型互相對照,也讓人充分感受到中國海上軍事力量的突飛猛進,感受到今天祖國的飛速發展。

此時,再到紀念館互動室觀看循環播放的電影《建國大業》《建黨偉業》或《甲午大海戰》,高昂的愛國熱情,無疑將達至頂點。

嶺南盆景傳承人

“復活”百年蘋婆樹

紀念館之吸引人之處,還在于后花園里,有一株160多年歷史的蘋婆樹,還有一棵120年樹齡的樟木,都已入編為廣州市古樹名木。

婆娑大樹之下,則有嶺南盆景俯仰生姿。工作人員說,這些盆景主要來自嶺南盆景傳承人、76歲的周炳鑒老先生。早年鄧世昌手植的一棵蘋婆樹,在1991年被臺風吹倒后,正是周炳鑒將其扦插成活,培育成兩株盆栽。如今,第三代蘋婆樹盆栽也已經誕生,這是周炳鑒從折斷后新生的樹枝上又折下一枝后扦插成功的。

嶺南盆景為中國盆景藝術五大流派(蘇派、揚派、川派、徽派和嶺南派)之一,其創作多就地取材,選用亞熱帶和熱帶常綠細葉樹種——廣州人通常稱之為“樹仔頭”的樹樁為主。

嶺南盆景最大的特點有三:一、創作手法獨特,師法自然,突出枝干技巧,力求自然美與人工美的有機結合;二、著重景與盆的造型和選擇,力求盆與景和諧協調;三、善用修剪又不露刀剪痕跡。通過修枝剪葉讓植物按照人的意志生長發育,隨著時間的流逝,人工剪裁痕跡逐漸消失,各種造型一如天成。

所以,穿行在鄧世昌紀念館里,穿行在蘋婆、樸樹、雀梅、水松等嶺南盆景中,簡直如在“活的中國畫”中游。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江粵軍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排列五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