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精彩廣州 羊城古今

西漢南越王墓出土的角形玉杯與兩千多年前西方來通杯有相似之處 絕美玉角杯 西方有兄弟?

www.dvqxoy.live2019-10-21 15:21:24來源: 廣州日報

廣州文博解碼

文物檔案

文物:南越王墓出土玉角杯

年代:西漢

數據:器身通長18.4厘米,口徑5.9~6.7厘米,口緣厚0.2厘米,重372.7克。

廣州南越王墓出土了240余件玉器,被譽為漢玉之大觀,其中,玉角杯更是代表了漢初玉雕的最高水平。玉角杯用一整塊青白玉雕琢而成,應是南越王生前飲酒的器物。

授課老師:霍雨豐西 漢南越王博物館館員

西漢南越王墓共出土244件玉器,玉器之多、品類之廣以及雕鏤工藝之精美都是空前的。要知道,玉容器在漢代墓葬中出土不多,而南越王墓就出土了5件,當中最炫目的當屬角形玉杯(也稱玉角杯)。專家們指出,這是一個美輪美奐的工藝品,又是一件融傳說于現實、引人遐思的實用品,是漢玉中不可多得的稀世之寶。

一些研究顯示,它與西方的來通杯有相似之處。但國內暫未出土來通杯實物,南越王墓角形玉杯也是目前漢代考古出土的孤例,因此,尚有許多謎題待解。今天的公開課,西漢南越王博物館館員霍雨豐老師將為我們詳細解讀這個獨一無二的精美玉角杯與兩千多年前西方來通杯的相似之處。

玉角杯

漢代出土的唯一玉角杯

角形玉杯出土自墓主棺室頭箱,用一整塊青白玉雕琢成角形,玉質溫潤致密,半透明,局部有紅褐色浸斑,腹中空。口橢圓,口緣微有缺損,往下漸漸收束,近底處成卷索形回纏于器身下。器內底部留有較明顯的重疊管鉆痕。器身下部、卷索形鏤空處亦有管鉆痕跡。紋飾自口沿處為一立姿夔龍向后展開,紋樣繞著器身回環卷纏,逐漸高起,由淺浮雕過渡到高浮雕,杯底部則蜿蜒呈圓雕歧尾狀。在浮雕的紋樣中,還用單線的勾連雷紋填補空白處。器身通長18.4厘米,口徑5.9~6.7厘米,口緣厚0.2厘米,重372.7克。

玉杯應是南越王生前飲酒的器物。當時的人們認為,犀牛角的酒杯可以溶解毒物。玉雖不能解毒,南越國的玉匠卻借題發揮,就著石頭的形狀施刀,綜合運用線雕、淺浮雕、高浮雕、圓雕、透雕等玉雕的各種工藝方法,在器身上巧妙布局各層紋飾,經過細致打磨,兩千年后玉角杯仍散發著溫和恬潤的光澤。

這件角形玉杯,在中國蔚為大觀的古玉家族中是一個特異的存在。霍雨豐指出,它是目前漢代墓葬中出土的唯一一件角形玉杯。此外,還有一件與此相近的文物,是現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的一件玉角杯。參照南越王墓角形玉杯的出土情況,臺北故宮博物院這件玉杯近些年才被判斷為漢代。

古代墓葬中那些角容器

玉角杯雖是孤例,但國內還有沒有其他類似的文物或遺跡存留呢?霍雨豐經過仔細梳理,羅列了一部分例子:

1.洛陽燒溝漢墓61號墓,約為西漢晚期,其彩繪壁畫描繪了一男子持角杯飲酒的場景。暫不知角杯為何種材質;

2.浙江長興鼻子山M1,為春秋時期越國高級貴族墓葬,出土了2件陶角形器,長約12厘米,中空內凹,疑似酒器;

3.廣州漢墓1134號墓,為南越國貴族墓葬,出土了15件陶角形器,全部挖空成圓錐形,長度約17厘米,考古報告稱其為陶犀角;

4.山西潞城縣潞河戰國墓出土的銅匜上,刻有佩劍武士持角杯飲酒的圖案;

5.新疆民豐縣尼雅M1出土人物印染花布,年代為東漢時期,所畫為一女性雙手持捧一角形器,尚無法辨認為飲酒器,也有部分出版物稱之為豐饒角。

霍雨豐認為,雖然沒有充足證據說明這些陶角形器與洛陽燒溝漢墓壁畫中的角形酒杯為同類物,但這些陶角形器與壁畫中的角形杯比例相似,不排除部分為酒器的可能。這些角形器是否和南越王墓的角形玉杯有直接關系呢?霍雨豐說:“我們不排除先秦時期可能會利用天然的角狀物(如犀角)經過簡單加工當成容器來使用,而墓葬出土的這些陶角以及洛陽燒溝壁畫中的圖像很可能是這種行為的延續。南越王墓的玉角杯卻是人為的有意加工和再創作,和這些陶角以及壁畫中的角形酒器是有區別的。”

來通杯

玉角杯來通杯頗有相似處

霍雨豐認為:“南越王墓出土的這件玉角杯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玉杯與國內同時期的其他玉制容器相迥異,也有別于漢代常見的飲酒器,但是它們卻與希臘時期橫跨亞平寧半島至小亞細亞半島地區出土的來通杯(Rhyton)極為相似。由此推測,南越王墓的角形玉杯雖然不是海外舶來品,但是造型設計很可能借鑒了西方的來通杯。”

什么是來通杯?

“它們的主體形狀呈角形,最早可能源于古希臘,而亞述和阿契美尼德時期在貴族中廣泛使用。希臘人把它們命名‘來通’(rhyton),是源于希臘語rheo(流出)派生出來。”來通杯使用的地域很廣,根據現有出土情況來看,西至意大利所在的亞平寧半島,東至今伊朗地區,均有發現。來通杯外表像一個漏斗,下端通常有一孔,往酒杯中注酒時需要用手指或其他物品堵住小孔,注入酒后,飲用時松開手指,酒通過來通杯的下端流出,人們仰頭而飲用,我們在一幅公元前390年至前380年的土耳其克桑托斯涅內伊德碑像的飾板上可以看到來通杯的使用方式。

需要特別說明的是:在更早期,還有一種尖角形杯,整體呈角形,尖底,有的地方也把它們稱為rhyton,有的則直接稱為cup。霍雨豐認為,雖然不能斷言這種尖角形杯也是來通杯,但很可能是來通杯最初的形態。早期來通杯多為陶制,繪有簡單彩繪紋飾,杯口有的會附一杯耳。在公元前7世紀至前6世紀的塞浦路斯、黑海北部、亞述等地,通過一些圖像實物可以看到,上層貴族中依然流行這種尖角形杯,不過飲酒位置在杯口而非杯角,這點與南越王墓出土的玉角杯相似。到了古羅馬帝國時期,尖角形杯在龐貝遺址、赫庫蘭尼姆遺址等地多有出土,這時期的尖角形杯多為尖角處出水,屬于嚴格意義上的來通杯了。

另一類也被稱為rhyton的杯被造成動物形態,最主要的特點是以動物的頭或前半身代替了尖底,出酒位置有的依舊保留在杯口口沿,也有在底端動物的吻部設置了出酒孔。其中最早的一件見于希臘米諾斯,稱為牛首陶來通杯,時間大約在公元前15世紀。

還有一類rhyton被稱為復合型,又分為兩種類型,第一種,其動物形態的末端與角部飾分開制造,并在動物的胸部或者吻部開一個孔,或通過杯沿飲用;第二種,帶底座的復合型來通杯,使得杯身可以平穩放置。

是否“親戚”尚待求證

2017年,南越王墓與廣州的其他遺產點一同申報海上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角形玉杯也被視為體現了外來文化影響的重要器物之一。霍雨豐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了闡述。

首先,角形的設計可以說是模仿西方來通杯的最大特征,這一點與目前中國出土的漢代酒杯容器有本質區別。

其次,南越王墓角形玉杯外部用了多種技法來雕琢夔龍形象,這種以動物為母題并完全融合于杯形的制作手法,也與西方動物造型來通杯極為相似,中國同時期的角形器都是素身。

另外,南越王墓角形玉杯出土時沒有發現托座或殘存的痕跡,因此,角形玉杯在被飲用時直至喝完之前,它只能一直手持,這和大多數西方來通杯是一致的(復合型來通杯及少數附托座的來通杯除外)。

不過霍雨豐也指出,南越王墓角形玉杯和西方的來通杯具有明顯的區別:“比如說材質和紋飾,玉角杯采用的是玉器,杯身上的動物紋飾也是中國典型的夔龍紋圖案;玉角杯的底部為夔龍的卷尾,而西方來通杯的底部均為動物的首部,而無尾部;區別最大之處在于其飲酒的位置,南越王墓的角形玉杯為杯口沿處飲酒,而西方來通杯大多則在尖角處飲酒。因此,我們尚無充分證據說明南越王墓的玉角杯和西方的來通杯具有直接聯系,只能把玉角杯與西方由杯口沿處飲酒的尖角形杯相聯系,而它們甚至不能稱為典型的來通杯。因此,還需要找到更多的實物資料來證明彼此的聯系。”

霍雨豐說,國內目前能與西方來通杯作直接聯系的出土實物,要遲至唐代陜西何家村出土的瑪瑙來通杯(下圖),杯底為牛頭,牛嘴為出酒孔,和西方的來通杯一致。相類似的器形,還見故宮博物院藏的傳世唐代三彩鴨形陶角杯、大英博物館藏的唐代白釉、三彩的獸形瓷角杯等。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卜松竹 圖/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提供 統籌/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曉云

廣州日報、廣州市文廣旅局聯合推出

本文資料參考自霍雨豐《角形玉杯和來通杯》《從“龐貝:永恒的城市”的來通杯談起》

(編輯: 劉卓瑩)

返回首頁
 
排列五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