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中共廣州市委宣傳部

人口語言

人口民族

2010年末,廣州市戶籍總人口為806.14萬人,比上年末增加11.52萬人。其中市區人口664.29萬人,縣級市人口141.85萬人,分別比上年增加9.61萬人和1.92萬人。

2010年,廣州有少數民族人口約63萬人,分屬55個少數民族。其中,戶籍少數民族人口62786人,人數較多的主要有壯族、回族、滿旅、土家族、瑤族;非戶籍少數民族人口約567030人,人數較多的民族主要有壯族、回族、土家族、苗族、瑤族、侗族。全市有3所民族小學(回民小學、滿族小學、畬族村小學)、1個少數民族聚居村(增城市正果鎮畬族村,有80戶共348人)。廣州有廣州市民族團結進步協會、市滿族歷史文化研究會、市回族歷史文化研究會、市少數民族體育協會等15個民族團體。

廣州方言

中國南方地區的重要方言之一。廣義的廣州方言又稱“廣府話”、“白話”,屬粵方言廣府片,是粵語的代表方言,通行于以廣州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粵中及粵北部分地區,以及廣西東南部。狹義的廣州方言指廣州話,專指廣州市區通行的粵語。

廣州方言由古代漢語演變而來,它的形成與發展經歷了一個長期的過程。秦代以前,居住在廣東、廣西地區的是稱為“南越”(百越的一種)的少數民族,包括壯、瑤、黎和疍家等。后秦始皇派兵戍守嶺南,開始了早期漢語與百越語言融合的先聲。不過也有學者認為“粵方言最早的源頭,應該是楚人南遷、楚語南來所導致的結果”(李新魁《廣東的方言》)。漢代至唐宋,中原漢人源源不斷地遷徙嶺南,促進了粵語的發展和定型。元明清以來,粵語的變化較小。

廣州方言一方面繼承、保留了古漢語的特點,另一方面也吸收了一些南方非漢語的成分,與普通話和其他方言有較大的差異,具有自己特有的語音特點。(1)無濁塞聲母,保留古微母M-的讀法,古精、知、照三組合流,古曉、溪母合口多讀F-,如“歡[FUN55]”“款[FUN35]”,古-M、-N、-、-P、-T、-K韻尾保留完整,有長短元音A、構成的一組韻母。(2)聲調多達9個:平上去各分陰陽,陰調(來自古清音聲母)和陽調(來自古濁音)相配整齊,入聲3個,包括陰入(上陰入)、中入(下陰入)、陽入,長元音配中入,短元音配陰入,如“八[PAT3]”,“筆[PT5]”。(3)連讀變調不明顯,但有豐富的語義變調,如“毛”:毛[MOU21]發→發毛[MOU55](發霉),“片”[PHIN33]→[PHIN35](屎片)。(4)單音節古詞較多,如“頸(脖子)”、“望(遠望、盼望)”;有些詞可能來自古楚語(如“睇[看]”)、古壯侗語(如“諗[想]”);一些復音詞的詞序與普通話不同,如“齊整(整齊)”;有較多外來詞,如“波(球)”、“肽(領帶)”;有一批特有詞,如“嘢”(東西)、“餸”(下飯的菜)“攞”(拿)、“靚”(漂亮)。(5)語法方面量詞可單獨與名詞構成量名短語,如“條裙幾靚”,有些狀語可后置,如“行先(先走)”;比較句“我大過你(我比你大)”與雙賓句“畀支筆佢(給他一支筆)”的詞序跟普通話不同,一些體貌(如回復體、始續體)也很特別。

廣州方言在社會交往和改革開放中影響力不可低估,國內和世界都有不少非粵語區的人士學習和使用廣州方言。廣州方言是粵語區地方文化的重要載體,對保存傳統文化有重要的價值。在語言方面,廣州方言保留了不少古漢語的特點,對古漢語研究意義重大。

 
排列五开奖历史